您在這裡

一句笑話

Cai-Ni's 的頭像
Cai-Ni | 鉛筆
2017/10/30 09:54

一句笑話

B10535035/X10697017

斗六王國是一個水果王國,有一位柚子公主,公主身材玲瓏有致,皮膚像柚子的果肉一樣光滑嫩白,讓所有的男人從第一眼就迷上了她。文旦國王深知自家公主傾國傾城,擔心她隨隨便便就被哪家小子迷了走,便下了聖旨,限制公主只能在皇宮內活動。

 

禦前衛兵絲瓜,是皇宮裏為數不多的見過公主真容的人。

 

二十年前,獼猴桃國王親自遠征去收復蔬菜部落,卻發現蔬菜部落已經被瘟疫屠戮。整個部落只剩下一個臍帶還沒剪的嬰兒哇哇大哭,哭得國王後脊又麻又癢。他撫著自己的文旦葉,指了指又瘦又小的絲瓜,讓隨從將他帶回了自己的國家。

 

就這樣,絲瓜被帶回斗六王國,在軍營裏沒爹沒娘的長大,他好像是被賦予了著整個部落未用盡的生命力,長得天生神力,打起架來以一敵十。十幾年來,立功四五件,升勛兩三次 ,國王一直很關照也很欣賞這個異族小子,便升他做了體面的禦前衛兵。

 

可惜,再怎麽欣賞,他也只是個異族小子。他甚至連斗六王國的公民身份都沒有,想想看,有哪杯果汁裏會放進蔬菜來調味呢?

 

絲瓜每天就只會望著城堡塔尖的窗戶,幻想公主跟他說話,幻想她讀書彈琴,幻想她拿著書本,一招一式偷偷學著她一直很感興趣的太極劍,幻想有一天,他能把自己會的劍法都教給她。

 

絲瓜要被這些想法折磨瘋了,周圍的士兵們都笑他得了失心瘋,做著白日夢。

 

絲瓜第一眼見到公主,公主十五歲,他十七歲。他瘋瘋癲癲,魂不守舍,晝夜不分的熬過三年的夢魘。

 

三年後,他推開了國王書房的大門。

 

“國王,我要娶公主。”

 

“國王,我沒爹沒娘,您二十年前救我回來,我會拿命感謝您,但是只能仰望公主的日子,我每天過得都像一輩子。我算了算,我花了一千又九十五輩子折磨自己,仰望公主。這比您給我的一生沈重一千零九十四倍。

 

陛下,我懇求您。”

 

國王撫了撫自己的文旦葉,像二十年前一樣,還是用手指了指瘦高瘦高的絲瓜,絲瓜被十個衛兵架起來帶走了。自負的國王怎麽能允許身體裏純正的果汁混入哪怕一絲一毫的蔬菜。

 

他下令將絲瓜發配回出生地,並讓鳳梨法師種下詛咒,詛咒絲瓜永世不能寫字,且一年只能說一個字。這些字留給他攢起來,臨死交待後事用。

 

絲瓜的部落在極遠的北方,士兵剛剛把絲瓜押送到目的地,駕車遠去。絲瓜就轉身向著皇城的方向走去,他不敢用車,不敢騎馬,不敢住店,國王一旦發現他企圖回到皇城,一定會再次驅逐他到更遠的地方。

 

就這麽一步一個腳印,絲瓜每天離數千裏之外的皇城越來越近。他走的很慢,因為他需要時間,他需要足夠的年份向公主表白。 國王愛自己的女兒到了變態的地步,他絲毫不擔心柚子公主會嫁不出去,甚至廣告天下諸國王子,公主不到二十五歲,不接受任何提親。

 

於是絲瓜有了更多的時間,他向著皇城走走停停。聽遍了由北到南,所有方言,甜膩或者樸實的情話,並試圖從中找到一句話,一句能夠帶走公主真心的話。

 

第一年,他心急如焚,只想沖到公主面前喊一個字:“走!”

 

第二年,國王宣布限制公主成親,絲瓜放心了,決定再多攢幾個字。

 

第三年,絲瓜躍躍欲試,他能說三個字了。“我愛妳”還是“跟我走”呢? 無論說哪個,公主都會被嚇到吧。

 

第四年,四個字能說什麽,我喜歡妳? 還是真的愛妳?絲瓜猶豫了,不過沒關系,還有兩年呢。

 

第五年,絲瓜,走吧,不要等了。再等下去公主就是別人的了。絲瓜心中沒來由的湧一股深深的危機感,他決定提前一年啟程,哪怕去皇城守著公主也好,就像以前一樣。

 

第六年初春,桃花開的時候。絲瓜終於回到皇城了。他人生的前17年都生長在這座巨大的城市裏,記憶中卻從未有過哪一天像今天這樣,給人一種特別的感覺。 城墻依舊堅實高大,除了宏偉還前所未有的生機勃發。 城郊的鄉民們互相閑聊著,說那是城墻裏面的喜慶透過磚縫兒透了出來。

 

“什麽事情值得這樣全城歡慶…?”

 

答案幾乎和問題同時閃了出來,電鑽一樣刺痛著絲瓜的神經。

 

“怎麽會這樣,不是說還有一年的嗎!”

 

血絲在他的眼球上瘋狂的蔓延,心房裏像是搭了一面戰鼓。鼓聲狂暴,卻毫無節奏可言。絲瓜快要炸開了,他想大喊,公主我回來了,等等我啊公主!卻又趕緊摳住自己的嘴,害怕自己攢了六年的六個字從嘴裏漏掉。

 

他只好跑,撒開步子,踉踉蹌蹌,慌不擇路甚至同手同腳的向城市中心最熱鬧的地方跑去。 主幹道上被他揚起一陣塵土,他撞翻數不清的貨攤,店主的咒罵連追都追不上他。二十七年前,他從死人堆裏活了下來,是生的奇跡,他現在全部的指望,都在那六個字上。絲瓜把那六個字緊緊咬在牙縫間,他需要這六個字給他帶來另一個奇跡,一個愛的奇跡。

 

市中心鑼鼓喧天,裏三層外三層圍滿了人。絲瓜野蠻的擠開人群,沖了進去。

 

“公主別怕,我來了,說好的六年,少一天都不可以。又是國王幹的好事吧,別怕,我救妳來了!” 絲瓜心裏面說到。

 

但是當他仰頭看向高臺的時候,他的腳步猛的一僵。

 

高臺上站著一對佳人。

 

除了佳人,沒有什麽更合適的詞了,公主是那樣的端莊典雅、賢良淑德。旁邊站著一位會發光的男人,舉手投足都散發著皇族的威嚴。只是他的光芒並未讓絲瓜感到刺眼,真正紮在絲瓜心裏的,是公主眼中那一抹微光。三年守候,板栗都未曾見過這樣的光。可他明白,那三年間,當他望向公主的時候,眼睛裏也閃爍著同樣的光。

 

絲瓜哭了,同時他也笑了。旁邊的百姓還在講著公主和王子的浪漫故事,他能猜到所有的情節。 他擦了擦自己長臉上的塵土,歸攏了一下頭發,湊近了高臺,蹭的竄上墻,手腳並用爬了起來。 旁邊的士兵一下子亂了,沿著墻追了上來,可這幾年讓絲瓜長得更壯實了,更沒有士兵能追得上他。

 

絲瓜跳上高臺,望著公主,這是他們第一次離得這麽近,他望著公主無可挑剔的面龐,癡癡的笑了。 王子看他沒有惡意,在一旁保持紳士,等著絲瓜開口。

 

那六個字,還在絲瓜嘴裏含著。

那抹溫暖的光,同時閃爍在絲瓜和公主的眼眸裏。只是可惜,士兵愛著公主,而公主註定是王子的。

絲瓜笑了,把那六個字灑脫的吞了下去。

 

一陣風刮過,揚起了公主的薄紗裙擺,公主低下頭整理裙子,一縷紅發垂下耳邊。

 

絲瓜在風中敬了一個標準的軍禮,

 

“妳好

我叫絲瓜。”

 

絲瓜數了數,正好六個字,一個字不少。

 

衛兵爬了上來,用刀押走了絲瓜,國王氣急敗壞,要直接處死他。

 

絲瓜頭也不回的走了,在他自己的世界裏,他走的像個英雄。

 

在他身後,公主剛剛整好飄起的裙擺,

 

“親愛的,剛才我沒註意,那個士兵想對我說什麽?”

 

“算了親愛的,他說了自己的名字,但那並不值得被妳記住。”

 

 

#一句笑話
瀏覽 311 喜歡 4 回應 4
按個讚還不夠,回饋你的意見吧!
鎖定客群是不是清楚\nIs the target customer clear?:
0
No votes yet
概念是不是有創意<br />Is the concept insightful?:
0
No votes yet
創意表現是不是真的有創見<br />Is this creative idea innovative?:
0
No votes yet
最後呈現的結果是否令人滿意<br />Is the presentation good?:
0
No votes yet

回應

Cai-Ni's 的頭像

我們的故事目標是大人,但小孩也可以閱讀。

Like0
Jiwei Sun's 的頭像

最後會有點心酸的故事

但我喜歡角色的人物設定跟故事背景,很逗趣

Like0
Jessie Huang's 的頭像

這個比較像絲瓜的故事 劇情很有趣

文字可以再精簡 描述性的語句讓圖去表現吧

 

Like0
CalciumLo's 的頭像

故事過長,盡可能濃縮更重要的部分

Like0

笑一笑 沒煩惱